EN

CAFA薦展丨蒙德里安與收藏家斯利普:跨越一生的惺惺相惜

時間: 2020.1.14

BrowserPreview_tmp.gif

1915年所羅門·斯利普(Salomon Bernard Slijper, 1884 - 1971)在去往離阿姆斯特丹約30公里的拉倫小鎮消暑時,被下榻的林登別墅(De Linden)飯廳里掛著的一張抽象作品《構成4號》所吸引了。那時的他還只是一位富家公子,做過股票、房產經紀人,并沒有料到以后會成為大名鼎鼎的收藏家?!稑嫵?號》(N°IV 1914)是一年之前蒙德里安(Piet Mondrian, 1872-1944)為了感激別墅主人荷蘭女演員漢娜(Katinka Hannaart)為他提供住所而送給她的幾幅作品之一。當時他剛從巴黎回荷蘭,不巧正趕上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1914年秋天到1915年的春天他一直住在林登別墅。夏天來臨,別墅要租給游客,蒙德里安另尋居所,但他時不時會來別墅就餐,在林登別墅的餐桌上,斯利普和蒙德里安結識了。 

許多年后,斯利普回憶說這是他一生中至關重要的轉折點:“看到蒙德里安畫作的第一眼時讓我有點難以接受,一個多月之后,我發現這幅作品對我產生了影響,因為我對‘普通的’畫欣賞的越來越少了,我花了很多年才意識到吸引我的是什么,那是蒙德里安不懈努力地探索存在的深度?!?/p>

所羅門·斯利普是猶太人,父親、叔叔和祖父都在阿姆斯特丹從事鉆石交易。1903年父親去世時斯利普繼承了一大筆遺產,使得這位富家公子之后有實力收藏喜歡的藝術作品。1915年與蒙德里安畫作的相遇使得兩人成為了彼此生活中重要的存在。從1914年至1919年,蒙德里安一直滯留在荷蘭,工作處于過渡階段,這一時期他的作品遠遠超出了阿姆斯特丹有錢人的品味,生活上左支右絀在所難免。自從在林登別墅遇到斯利普之后,后者不僅開始收藏他的畫,還在經濟上大力支持他。1919年,正是靠著斯利普的資助,蒙德里安回到了闊別五年的巴黎,他驚喜地發現自己之前在巴黎工作室的作品都完整地保留著。這里面包含他的光色派時期(luminist period 1908–1910),裝飾立體主義之后過渡時期(1910–1911)以及他在巴黎的早期立體主義(1912-1914)中的一些最重要作品,共計六十余件。他第一時間就告知了斯利普,遠在阿姆斯特丹的斯利普連作品都沒見到就一口氣全買下了。正是斯利普的這次出手奠定了他作為蒙德里安最重要的收藏家的地位。

以此為基礎,斯利普又繼續購入藝術家早期自然主義作品,這使得斯利普對蒙德里安早期作品有了完整的收藏。今天,絕大部分公眾都不知道蒙德里安還創作具象繪畫。然而,正是由于斯利普的努力,使得蒙德里安的這部分作品較為完整的保存下來。斯利普生前決定逝世后將全部畫作遺贈給海牙市立博物館,也就是今天的海牙美術館。1971年斯利普逝世后,他的收藏正式移交海牙美術館,大大豐富了該館收藏的蒙德里安作品。

2019年9月12日到2020年1月26日,為了表達對斯利普和蒙德里安的敬意,巴黎的瑪摩丹莫奈美術館與海牙美術館合作,推出展覽《蒙德里安具象畫》(Mondrain Figuratif),精選了67件所羅門·斯利普收藏的蒙德里安畫作在巴黎展出。展出作品的數量和質量都極為出色,大部分為具象作品,少部分是同時期的抽象繪畫,從中可以窺見斯利普在推動蒙德里安具象藝術方面所扮演的角色。展覽的展陳設計運用了從藝術家作品中提煉的高純度的紅色、黃色、藍色、紫色來布置展墻和劃分展廳,重要作品懸掛的展墻會用兩種顏色從外到內分布,來襯托作品的風采。

展出作品中有近一半以上屬首次亮相巴黎。有6件作品上一次在巴黎展出還是二十年前,還有13件作品半個世紀沒有來過巴黎了,可以說巴黎千禧年前后的一代人都沒有親眼見過蒙德里安這批作品。此次展出中的個別畫作因為保存狀況脆弱將是最后一次參加巡展了,比如具有代表性的《陽光下的磨坊》(Mill in sunlight 1908年)。凡此種種原因,都使得這次展覽成了一次獨一無二的盛事。

進入展場的第一件作品就是斯利普與蒙德里安結緣的畫作《構成4號》,這也是斯利普收藏的第一件蒙德里安畫作,通過它兩人結下了超越收藏關系的友誼。之后,展覽以藝術家藝術生涯中的第一件作品《死去的野兔》( Dead Hare,1891)開啟了按時間順序呈現的觀展流線,這件作品通過靜物畫題材突出了蒙德里安與荷蘭傳統繪畫的聯系。畫這幅畫時,蒙德里安只有19歲。

展覽的第一部分是1898年至1905年間藝術家所作的風景畫。這部分包括蒙德里安家鄉阿姆斯特丹東部霍伊地區(Gooi)的景觀,作品中描繪的場景為斯利普與蒙德里安所熟悉,而作品的面貌表明蒙德里安是一位深諳明暗對比之道(chiaroscuro)的出色畫家。從主題的選擇和對畫面氣氛的渲染上都不難看出蒙德里安與海牙畫派的聯系。當時的他真可謂是古典傳統的繼承者。然而,他藝術發展的速度和不斷更新的面貌是驚人的。雖然畫家只對磨坊、樹木、農場、鮮花和肖像這些題材感興趣——但這里面沒有一件作品是類似的。每件作品都代表著進一步的發展。因此,觀展的過程具有多樣性、對比性并充滿驚喜。

展覽的第二部分從 1907年開始,考慮到“畫布上無法再現自然的顏色”,蒙德里安采用了一種現代的方法,專注于色彩的平坦區域和極端的色彩對比?!饵S昏時分的歐斯基亞斯磨坊》(Oostzijdse Mill in the Evening 1907-1908)中通過大膽的黃色、藍色和綠色色調來探索繪畫的詩意。在《沃勒附近的樹林》(Woods near Oele 1908)這幅畫中,藝術家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用曲線,阿拉伯花紋和不真實的色彩傳達了一種神秘的性質。1900年左右,蒙德里安加入了神智學會(the Theosophical Society),這個講究“精神主義”的神秘的學派成立于1875年的紐約。蒙德里安自稱是一個幻想家,三幅此前未公開的自畫像描繪了26歲時的蒙德里安,他長發蓄須,眼神犀利,充滿熱情。

作品《虔誠》(Devotion 1908)被用在展覽海報中。這幅畫里,女孩專注地望著一朵在空中漂浮的花朵,孩子的虔誠展現了藝術家精神上的多愁善感。蒙德里安的著名的作品《陽光下的磨坊》、《沙丘I》(Dune I 1909)和《馬蹄蓮》( Arum Lily 1908-1909)放在對面。這些畫深受野獸派和分離派的影響,尤其是《陽光下的磨坊》呈現了一種狂熱的幻象,磨坊仿佛置身于紅色的焰火之中,麥田和星空都被檸檬色所點燃。

展覽的第三部分展現了藝術家全新的探索。在1911年的兩幅作品《棟堡教堂塔》(Chuch Tower at Domburg)和《紅磨坊》(The Red Mill)中:粉紅色的棟堡教堂和不朽的紅磨坊在藍色的背景下,突出了純色之美。藝術家將兩座紀念碑形式的建筑幾何化,預示著抽象風格的開啟。同樣在1911年,蒙德里安已經接觸到布拉克和畢加索的立體派,但他只接受早期的分析立體主義,試圖克服自然面貌的蒙蔽而追求自然的本質,學習以簡潔的體塊和明確的結構組織畫面。這啟發了他運用單一的赭色及灰色色調,作品《灰色的樹》(The Grey Tree 1911)和《風景》(Landscape 1911) 把這一特點詮釋得很明顯。

展覽的第四部分并置呈現了藝術家的具象作品及抽象作品。這一部分有三幅分別用油彩、木炭創作的同一主題作品《布拉里科姆的磨坊》(Mill at Blaricum 1917),布拉里科姆正是斯利普居住過的荷蘭西北部的一個城鎮,還有采用了早期風景畫主題的《德伊芬德雷赫特附近的農場》(the Farm at Duivendrecht, 1916)。它們與蒙德里安1914年以來的三幅純粹抽象油畫形成對比,體現了蒙德里安從巴黎返回家鄉后,荷蘭繪畫的傳統和巴黎的先鋒藝術在他身上的交織。

在展覽行將結束的部分,蒙德里安站在格子背景中的《自畫像》(1918年)與《深色棋盤構成》(Composition with Dark Colours 1919)相對并置。這兩件作品互相呼應、對比,兩幅畫中的棋盤格形式不謀而合。鮮亮的紅色、橙色和藍色在《深色棋盤構成》中被統一安排在格子范圍之內,不同顏色的方格配比仿佛自帶節奏感,這幅畫作自1919年創作完,斯利普就決定納為收藏。

作為結語,蒙德里安1921年創作的經典抽象作品《紅、黃、黑、灰和藍的構成》(Composition with Large Red Plane, yellow, black, grey and blue)與六幅創作于1918年至1921年之間的花卉畫并置成為展覽的最后一組作品,這種并置表明蒙德里安藝術作品的發展比最初出現的面貌更為復雜。他的全部作品不能簡單的被定義為從形象到抽象或從黑白到色彩的直接過渡。相反,自然主義在蒙德里安的作品中始終如一,這使他躋身于二十世紀具象繪畫大師的行列。

雖然1919年蒙德里安去往巴黎之后就再也沒有返回荷蘭,但斯利普之后幾次造訪巴黎都得到了蒙德里安的熱情歡迎。1938年戰爭迫使蒙德里安逃亡倫敦,意味著兩位好友此生無法再見。1944年蒙德里安去世的時候,斯利普作為猶太人正在荷蘭躲避著納粹德軍的追捕,他冒著巨大危險將所有蒙德里安的畫作藏在鄰居的閣樓之中,使這些作品安然躲過德軍的搜查。如今,蒙德里安的這些具象畫作能再一次完好的呈現在世人面前,不僅使觀眾完整的了解蒙德里安的藝術生涯,也令人感慨藝術家與收藏家之間跨越一生的惺惺相惜。

編譯/張雅婷

附:文章編譯自巴黎瑪摩丹莫奈美術館官方報道、展覽相關報道及文章《Sal Slijper and Piet Mondrian: A Balanced Friendship》部分內容。作品信息來自巴黎瑪摩丹莫奈美術館官方網站。

展覽信息

蒙德里安具象畫Mondrain Figuratif

2019年9月12日到2020年1月26日

Sep 12,2019 — Jan 26,2020

巴黎瑪摩丹莫奈美術館 Musée Marmottan Monet

篮彩让分胜负投注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