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耿雪:在“輕重之間”,尋覓生命“情詩”

時間: 2020.1.6

BrowserPreview_tmp.gif

于是,最沉重的負擔同時也成了最強盛的生命力的影像。

負擔越重,我們的生命越貼近大地,

它就越真切實在。

相反,當負擔完全缺失,人就會變得比空氣還輕,

就會飄起來,就會遠離大地和地上的生命,

人也就只是一個半真的存在,

其運動也會變得自由而沒有意義。

那么,到底選擇什么?是重還是輕?

 

——米蘭·昆德拉

 

到底選擇什么,是重還是輕?昆德拉拋出的難題似乎未曾有過答案,每個人對“輕與重”的意義理解不盡相同,在一種難以言明的“輕重”之間,復雜線索萌生出故事的契機,一些源自生命深處的靈感迸發。



藝術家耿雪新展“輕重之間”展現了她對相關命題進行的捕捉和闡釋,展覽近日于筑中美術館舉辦,共八組藝術創作,由Alia Lin擔任策展人,邵亦楊教授擔任學術主持。在二元模糊的邊界處,耿雪將這些思考融入身體、行動、詩歌、記錄轉換成雕塑、影像、裝置、聲音等,遂以個人化的敘事方式傳遞,建構了一種趨向“神話式”的言說途徑、詩一般的創作特征。

展覽英文標題“The Lightness of Being”或許提供了另一種解讀的角度,存在之輕,輕飄的翅膀扇動竟能攪動起軒然大波,實在的“重”和看似縹緲的“輕”之間,完全可以被區分嗎?到底有何轉換關系?從藝術家角度又如何傳遞生命的力量、暴力和脆弱、虛空的多重特征?如耿雪的碩士導師徐冰教授所評,她“作品里傳達出一種特殊的只有藝術家的‘手’才能生成的魅力,并將思想隱藏于其中?!薄?」藝術家的雙手充滿著怎樣的魅力,又藏著何種思想呢?


“金色之名” 


金色之名 2019 泥塑電影短片,多屏影像及現場裝置 尺寸可變 展覽現場3.jpg


雙屏影像《金色之名》(2019年)虛構了一個鮮活的黑白世界,金色作為點睛之筆。藝術家以泥土塑造人物,構建出一套生態系統,泥人們來往勞作、繁忙生息,切換的鏡頭顯露出一絲行為的動機,眾人勞作背后供奉著龐然大物,甚至不惜以出生的孩童作為祭品,一切寄托捆綁在這座無法丈量尺度的“巨大之物”上,巨物中似乎包裹著閃爍數字時間的電路板,吸收著四面八方的“祭品”,周而復始。



耿雪曾經提到,作品名受意大利作家翁貝托·??疲║mberto Eco)《玫瑰之名》啟發,“昔日玫瑰以其名流芳,今人所持唯玫瑰之名?!?/strong>其實這部懸疑推理巨著本身就夾雜著大量有關教會、宗教、神學的描繪,也契合著??茖Ψ枌W、語言學等研究,復雜的線索包含著對信仰與理性、欲望與現實等的討論。而在《金色之名》中,故事元素里的洞穴、樓梯、生育、死亡、孩童、老人、淌金血的心臟,行徑的盤旋踏步、自下而上、糾纏循環,緊湊的情節又絲毫不乏吸引目光的關注,各種符號化的表達象征著豐富且龐大的隱喻,有對生命本源的追問,人類生存規律的暗示、時代現象的反思等。



從耿雪采用的藝術手法來看,金色象征著高貴、光榮和輝煌,黑白二者刪繁就簡,凸顯了泥土的質感。金色像極了浮流的“謊言”,夾雜著一種理想化的幻境,包裹著人們至高無上的想象空間,而泥土和電路板等等要素之間也有著強烈的對比,原始之物與技術更迭,純粹與復雜,語言本身承載的要素便形成了多方比照。

人生來攜有隱形的“枷鎖”,眾人環旋在生命的輕重之間,服從著巨大的“共同理想”,其中深意或許能各有所得,這種深刻的印象是耿雪作品烙印在觀眾心間的“金色印記”,它或許勾連起不同人心中對“龐然大物”的再觀、對重復行為的再度思考,這些思緒無法隱藏,也無法脫逃,昔日之色彩斑駁,無異離返,輕重間斡旋,唯有“金色之名”。

 

“生命情詩,童年寓言” 

 


耿雪的作品中,長久存有一種對理想化的追求、超出現實的“神秘力量”之追逐,以及浪漫、奇異的純粹情懷。另一件影像作品《米開朗基羅的情詩》(2015年)是集合了影像、雕塑、行為的綜合藝術創作。在影片中,她采用了雕塑教學過程般的行為方式,以純粹泥塑過程擬為記錄劇本,堆砌泥塊、塑造頭部、手臂、腹部,揉眼球、捏鼻翼等等,逐漸塑出平躺男性的泥人造型,最后將其切段分割,透露出殘忍的凄美之意,卻又不乏一種救贖命運的輪回之美。

面對塑造之物、毫無氣息的泥人,在藝術家的眼中,卻是充滿生命力的,影片中可見二者之互動,“我做眼睛的時候,他會睜開眼睛看我,我做手的時候,他的手會反過來抓住我的手……”,而在最后,她向雕塑嘴里輸送了一口氣,“他的胸部開始起伏,開始呼吸、吐氣 ……”情詩以“瓦解”創造作為結束,整個過程像極了一臺制造亦消解的“手術”,動作熟稔、貼近真實,但戲劇化的過程,又充滿了奇異的魔幻效果。



影像的旁白是米開朗基羅作的十四行詩,正像詩句的那般充滿力量且絕美動人:

“你的慧眼,

令我看到我的盲目所不能看到的光明。

你的足,

助我擔負我那殘疾的足所不能支撐的重負。

你的精神,令我感到飛升到天堂。

我的意志包含在你的意志之中,

我的思想在你的心中形成,

我的言語在你的喘息中吐露?!?/em>

 

從故事情節內容、行為過程、記錄方式,整個創作飽滿豐富,情感真切,卻又暗藏著暴力與沖突,令人動容。她以本我身體、對象物體,思考表達和行動過程,展現著對于生命和信仰、死亡與情愛、靈魂與肉體的討論。



《童年寓言》(2018年)也是集合了雕塑、影像的裝置作品,此次創作起源于一次雕塑系大掃除的,據她回憶,由于空間結構的特殊性,學生們從高處扔下的龐大材料落地后發出的聲響,像極了戰區的爆炸聲和槍擊聲,令人震撼。她無意間將視頻記錄翻看后,發現年輕人們的扔砸動作如同戰爭新聞中的人物一樣激烈。

創作受此啟發,在作品影像記錄中,她將腦海中的兩種感覺編織重構——清理現場與上世界六十七年代多名導演拍攝的兒童與戰爭相關的片段相互重疊交錯,破碎的、不斷變換的、狂躁的、凌亂的視覺圖像與聲音效果圍繞在裝置中心。廢舊剩余的“藝術教學材料”,譬如木箱、木板、繩線、木架、塑料、顏料殼等被收集起來,并制作成了兒童大小的人像,顯現出了一種造型原始、樸實的生動力量,但與“孩童”背后共存的卻又是暴烈的、激進的片段和聲響,兩條主線的“對比”使得作品富于沖突的效果,但我們仍舊可以感受到藝術家對于人性的情感關懷與反思。



“雙重贊歌:有力亦脆弱”

 


耿雪作品中透露著對生命和理想復雜微妙的情愫挖掘,譬如2018年由手機拍攝影像作品《蒼蠅》,記錄了被粘住翅膀后,瀕臨死亡之前的蒼蠅的一系列掙扎行動,無法被聽清的鳴叫、持續的腔體聲音,如藝術家的描述“蒼蠅臨死前變成一件復雜的樂器”,展現了一種似乎“微不足道”對痛苦和死亡局面,以及對所謂“孱弱”卑微生命的反問;《蘇格拉底的廣場》用極易破碎的玻璃、白瓷材質傳遞出人類群體和意志權利的糾纏、脆弱和惶恐;聲音裝置作品《天籟》(2018年)以藝術家在景德鎮做瓷器接觸到的老師傅們為原點,收錄了山水、制瓷環境音、師傅做工的聲音,聲音從景德鎮的八個不同地點傳接到百米長的隧道之中,她試圖鏈接起整個城市、時代的聲音,來喚起對個人經驗和生命記憶的思索。



如本次展覽學術主持邵亦楊教授所評:“耿雪的作品是開放式的、總體性的藝術,她不局限于某種媒介,而是從最基本的材料—泥土和火,生命的原初——性與生死出發,自由地拼貼各種材料、圖像,運用視頻、音響和圖像等多種媒介,跨越了陶瓷、雕塑、影像和身體藝術,浪漫、寫實、現代等種種主義之間的界限,使觀眾在‘熟悉’的敘述中看到‘陌生’,在‘簡單’的形式中發現‘復雜’,在‘一致’的表象中找到‘差異’?!?span style="font-size: 10px;">「2」



記憶的悲愴、細微的情緒、婉轉的人性關懷,都混合在一起,或許誠如昆德拉所言,最沉重的負擔同時也成了最強盛的生命力的影像,生命發出轟隆的低鳴,龐大的、微小的、混沌的、清晰的、充滿力量的、細膩脆弱的,不同狀態起伏、變換,匯聚成各異的感知,轉而編碼進物質材料、身體行為、藝術語言,交織在“輕重之間”,這恐怕是藝術家最誠摯的、純粹的“生命情詩”。

 

 文丨張譯之  

(圖片資料由主辦方提供,致謝主辦方及藝術家)

注:「1」「2」相關評論均來自展覽手冊。


輕重之間 海報.jpg

 

輕重之間——耿雪作品展

THE LIGHTNESS OF BEING  

Geng Xue Solo Exhibition

展覽時間

2019年12月29日 - 2020年3月1日

(10:00-17:00,每周一閉館)

 免費觀展

策展人:Alia Lin

學術主持:邵亦楊

 參展藝術家:耿雪

 展覽地點:筑中美術館

篮彩让分胜负投注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