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CAFA講座丨愛麗絲?勞斯瑟恩:設計批評簡史

時間: 2019.12.18

Web 3.0和4.0技術創建催生出眾多討論設計的新興數字平臺,設計批判寫作在過去十年中也隨之不斷向外延擴展,并在設計項目研究和開發以及批判性話語日益重要的設計展覽中創建了一種新的設計批評形式。2019年11月27日晚,由中央美術學院設計學院主辦題為“設計批評簡史”的講座于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學術報告廳開講。國際知名設計評論家愛麗絲·勞斯瑟恩(Alice Rawsthorn)擔任主講人。在講座中,愛麗絲女士通過探索設計批評對設計實踐的影響以及與藝術、建筑、文學和其他學科的批判性話語之間的關系,追溯了設計批評的歷史。本次講座由中央美術學院設計學院院長宋協偉作為學術主持。

在主題為“設計批評簡史”的首場講座中,愛麗絲講述了自己20世紀70年代末在劍橋大學就讀藝術史時,被設計所吸引轉而將設計作為寫作的重點。她同時談到,彼時西方文化對設計的討論卻相當有限。在20世紀馬克思主義文化批評家雷蒙·威廉斯(Raymond Williams)被奉為英國非官方文化指南的著作《關鍵詞:文化與社會的詞匯》(Keywords: A Vocabulary of Culture and Society,1975)中,就未提及“設計”一詞,1983年該書的修訂版中增加了“無政府主義”、“人類學”、“生態學”、“解放”和“技術”等當時流行的新詞匯,但“設計”一詞仍未在其列。

“對設計討論和分析的匱乏讓設計陷入混亂和陳詞濫調?!睈埯惤z援引知名設計史學家約翰·赫斯科特(John Heskett)在其著作《設計,無處不在》(Design: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2005)中對設計概念的總結——“設計就是設計一個設計去生產一個設計”(Design is to design a design to produce a design), 指出設計具有的難以捉摸性。赫斯科特認為,定義"設計"與定義"愛"一樣困難。因為這兩個詞的多義性導致二者在不同語境中可以有不同解讀。正如"愛"既可為溫柔的感情和一生的奉獻,也可是放縱的欲望和破壞性的癡迷,"設計"可以向一個人展現一分鐘的技術細節,為另一個人提供一把百萬美元的椅子,并成為第三個人改變生活的創新。但對愛麗絲來說,“設計是變革的推動力,它可以幫助人們理解正在發生的事情,并將其轉化為優勢?!?/p>

站在當下的角度,愛麗絲提出今天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設計,它雖不是解決問題的靈丹妙藥,但有助于人們更為清醒負責地面對諸如氣候問題、難民危機等前所未有的挑戰。遺憾的是,大多數人認為設計是一種浮于表面的消費主義產物,甚至對社會造成了危害。造成這個現象的原因有一部分可以歸結為設計寫作者。

愛麗絲在19世紀以來的設計批評史中列舉了幾位對設計的發展有積極影響的寫作者和設計師。19世紀工業設計先驅克里斯托弗·德萊賽(Christopher Dresser)曾在文章中向當時保守的英國讀者介紹了他對工業化的開明態度,為未來的設計寫作者樹立起標桿。與德萊賽同時期的英國工藝美術運動領導者威廉·莫里斯(William Morris)以及藝術評論家約翰·羅斯金(John Ruskin)倡導回歸更溫和純粹的鄉村手工藝制作。到了20世紀初,后革命時代俄國構成主義先驅如亞歷山大·羅德琴科(Alexander Rodchenko)和柳博夫·波波瓦(Liubov Popova)等人倡導將工業化作為改善人們生活的一種手段。他們的理念隨之被傳播到了整個歐洲,走在前列的有給包豪斯注入了構成主義的熱情莫霍利·納吉(Moholy-Nagy),匈牙利視覺理論家捷爾吉·凱佩斯(Gyorgy Kepes)和后來轉向現代主義設計的英國藝術評論家赫伯特·里德(Herbert Read)。

但當時關于設計的文化話語主要由建筑師如瓦爾特·格羅皮烏斯(Walter Gropius)、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密斯·凡·德·羅(Mies van der Rohe)和赫爾曼·穆特休斯(Hermann Muthesius)等人撰寫。博物館設計策展的先驅們依然參與其中,如上世紀30年代美國建筑師菲利普·約翰遜(Philip Johnson)在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useum of Modern Art)創立了建筑與設計部(Architecture and Design Department),并創立了著名的設計收藏館(Design Collection)。建筑師們開始通過建筑的棱鏡來看待設計,并將設計文化話語引向美學和風格。這種影響在法國哲學家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s)和讓·鮑德里亞(Jean Baudrillard)以及英國建筑史學家雷納·班納姆(Reyner Banham)等學者戰后對設計的文化批判中也有體現。

愛麗絲指出盡管這些設計寫作者在設計方面的著述頗具思想性和啟發性的看法,但他們認為設計根植于消費主義與視覺誘惑的理念,解構了設計作為一種商業工具的力量,依舊沿襲的是莫里斯等人所提倡的觀念——設計往好里說是膚淺的,往壞里說是有害的。如設計與環保激進人士、奧地利設計師維克多·帕帕奈克(Victor Papanek)1971年的出版的《為真實世界而設計》(Design for the Real World,1971)一書中對不負責任的設計所造成的生態和精神損害進行了嚴厲的抨擊。

“不是所有設計寫作者都像帕帕奈克那樣憤世嫉俗和幻想破滅,總有一批設計寫作者與雜志能夠關注到設計的優劣勢?!睈埯惤z梳理了20世紀50年代以來關注設計優劣勢的設計批評話語。如,50年代受英國建筑史學家雷納·班納姆(Reyner Banham)和英國藝術家理查德·漢密爾頓(Richard Hamilton)欣賞的美國《工業設計》(Industrial Design)雜志責任編輯黛博拉·艾倫(Deborah Allena)撰寫了評論文章《汽車設計分析》(Analysis of Car Design for Industrial Design)。還有60年代由赫伯特·斯賓塞(Herbert Spencer)主編的英國平面設計期刊《印刷》(Typographica),曾刊登過不少精彩的設計評論。

70年代以后,“激進設計和全球工具運動”(Radical Design and Global Tools movements)發起人、意大利建筑師兼設計師亞歷山德羅·門迪尼(Alessandro Mendini)成為這一時期設計批評的代表人物,他主編了一系列如《卡薩貝拉》(Casabella)、《全球工具》(Global Tools)和《Domus》等意大利激進設計雜志,門迪尼將設計描述為一門融合了藝術、政治、電影、文學、音樂、時尚、建筑、心理學等的學科,兼收并蓄、充滿活力且語境豐富。20世紀80年代初,門迪尼對設計、文化和政治的綜合寫作方式被藝術評論家羅塞塔·布魯克斯(Rosetta Brooks)在極具獨創性和包容性的后朋克雜志《ZG》中采用。同一時期,洛杉磯女性大廈(The Women’s Building)的聯合創始人、美國平面設計師希拉?列夫蘭特?德?布雷特維爾(Sheila Levrant de Bretteville)在她撰寫的諸多關于設計領域中的性別政治的文章中,均以女性主義的態度重新審視設計。

上世紀90年代英國雜志《眼睛》(Eye)中涌現了包括創始編輯里克?波伊諾(Rick Poynor)在內的一批優秀的平面設計寫作者。此外愛麗絲還提到這一時期出色的設計寫作者荷蘭設計師海拉?瓊格里斯(Hella Jongerius)與設計評論家兼設計史學家路易絲?斯考文伯格(Louise Schouwenberg)等。愛麗絲認為,盡管此時已經涌現了一大批優秀的寫作者、編輯和期刊,但由于鮮有主流媒體會聘請專業的設計評論家來撰寫深入細致的設計報道,而出版經濟學決定多數設計作者只能依賴于現有專業設計期刊媒體來傳播他們的作品,由于這些雜志的受眾群體有限,無法激發更廣泛的討論。

“所有這一切都隨著Web3.0技術的到來而改變?!睈埯惤z提到,設計在網站、博客和社交媒體等新興媒體上得以享有自由討論的空間。年輕的設計寫作者擁有更多途徑去表達自己的設計愿景,形成獨特的批評聲音。一些老牌設計雜志通過網絡轉型后擁有了更多的讀者群與更大的國際影響力。

在Web3.0時代,設計媒體為更多的人提供了發聲和討論的平臺,由于線上寫作不受印刷媒介的空間和視覺限制,一批包括上文提到的里克·波伊諾與知名藝術評論家約翰·伯格(John Berger)在內的印刷時代最具影響力的設計批評家開始在網絡上進行設計寫作。專注于設計和設計文化的專業博客也正在蓬勃發展。愛麗絲例舉了關注鄉土設計的政治層面的荷蘭項目“WORKS THAT WORK”、對經典電影和電視標題設計進行解構的博客“ART OF THE TITLE” 以及瑞士設計師瑪雅·奧伯(Maya Ober) 創建的探討設計中的女權主義與父權問題的博客“DEPATRIARCHISE design”等當下設計專業博客,并稱這些獨到精辟的博客為“西方設計文化話語的偉大補充”。

隨著概念設計和設計研究的日益發展,設計師在研究中利用寫作來審問歷史或當代設計文化的元素。與此同時,一種新型策展項目的出現改變了設計策展,成為設計寫作的新平臺。

設計正在演變為一種兼收并蓄和富有彈性的媒介,用于處理復雜的社會和政治問題,如緩解難民危機或社會服務功能再設計,設計策展的變革也隨之而來。愛麗絲先后介紹了2007年紐約史密森尼庫伯-休伊特國家設計博物館(Smithsonian Cooper-Hewitt National Design Museum)的展覽“為其他90%設計”(Design for the Other 90%)與2013年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useum of Modern Art)的策展實驗項目"設計與暴力"(Design and Violence)。前者是對設計文化的地域偏見的反思,其關于設計日益增長的社會和政治責任的主題引發了網絡熱烈而持續的討論,對設計領域策展實踐產生了深遠影響。后者利用Web3.0技術將設計策展與寫作融為一體,邀請了不同學科的專家就43個與暴力有關的設計項目進行分析并在網絡上發表批評,通過網絡探討暴力在社會中不斷變化的概念?!霸O計與暴力”作為MoMA首次舉辦的大型網絡展覽,被譽為21世紀初的設計策展的里程碑,帶動了新一輪策展項目的發展。此類項目與Web3.0技術引發的變革一起,讓未來的設計寫作充滿了獨特性與多樣性。

Web3.0時代以來,包括社交媒體在內的諸多變革促成了一場廣泛而多元的關于設計的文化討論,由此帶動了設計界內外的設計批評寫作熱潮,主流媒體上關于設計的文章越來越多,諸多非業內人士也參與到設計寫作之中。愛麗絲向大家舉例介紹了由女權主義者卡羅琳·克里亞多·佩雷斯(Caroline Criado Perez)所著的《看不見的女性:公開為男性設計的世界中的數據偏見》(INVISIBLE WOMEN: Exposing Data Bias in a World Designed for Men,2019),佩雷斯在該書中梳理了大量數據以證實設計中存在性別歧視,隨即引發了其它領域對于性別歧視問題的思考。

文/張亞熙

編/楊鐘慧

現場圖/胡思辰

作品圖來自網絡

篮彩让分胜负投注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