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CAFA講座丨愛麗絲?勞斯瑟恩:設計作為一種態度

時間: 2019.12.17

如果說27日愛麗絲的主題講座“設計批評簡史”為觀眾帶來了系統而集中的設計視野的闡釋,那么28日她的第二場講座,通過對“設計作為一種態度”這一主題的深入剖析及豐富的案例展示,生動闡釋了新的數字工具激發了設計實踐的轉變及其更多的可能性,并給設計師如何應用這種新的設計態度提供了方向,重塑并拓深了觀眾對設計的認識。

“沒有誰能抗拒莫霍利·納吉。沒有誰會不敬佩莫霍利·納吉的勇氣?!痹?8日的主題講座“設計作為一種態度”,愛麗絲開門見山地表達了對莫霍利·納吉(Laszlo Moholy-Nagy)的欣賞。19世紀20年代至30年代,納吉于德國包豪斯、美國芝加哥設計學院任教時,已經展現出其先鋒性和開放性的設計理念?!凹{吉最重要的貢獻是重塑了設計的概念”,在愛麗絲看來,設計應該如納吉所言“從專業性的概念轉變為具有創造力的,機敏智慧的態度”,深入的實驗性是當代設計的決定性力量。她引用納吉著作《運動中的視覺》(Vision in Motion)中的理念進一步解釋:“設計需要擺脫自工業革命以來所扮演的職業角色的束縛,應該被重新定義為一種根植于本能直覺的、獨創的和機敏的即興創作媒介?!睈埯惤z指出,在這種理念的指導下,納吉提出了折衷和賦能的設計構想,以及他所認為的“設計不是一種職業,而是一種態度?!辟x予了設計前所未有的自主性與創造性,這也正是愛麗絲最新出版著作的標題以及其設計理念的立足點。

隨后,愛麗絲結合案例呈現了設計從古至今的角色與功能變化。愛麗絲認為,無論在何種形式下,設計始終是變革的代言人。當人們適應環境變化時,實際已經不知不覺參與了設計,且大多是依靠直覺本能進行的。如史前人們將石頭打磨成鋒利的武器和工具,用黏土模制成供飲水進食的容器,正符合了“人的需求是設計發明的動力”。諸如此類的還有人們“高舉拳頭”和“舉白旗”等。

“當人們處在充滿挑戰性的困境之中時,設計的功效更加卓越?!睈埯惤z以“帶骷髏標志的旗幟”和“信息餅狀圖”兩個案例對設計的實用性進行了論證。18世紀初期,英國的海盜們通過懸掛帶有骷髏標志的旗幟,恐嚇那些經加勒比海進行跨大西洋貿易的船只,以減少人員傷亡和彈藥浪費??死锩讈啈馉幤陂g,英國醫學改革者南丁格爾(Nightingale)在土耳其的軍事診所里工作時,發現因病房臟亂而感染去世的患者比死于受傷的還要多。隨后她了解到曼徹斯特的醫生約翰·羅伯頓(John Roberton)設計和建造了一類安全衛生的樣板醫院和療養院。為解決無辜傷亡,南丁格爾意識到必須施行這些建筑的建造,于是她把傷者死亡原因及其數據繪制成美觀又邏輯清晰的餅狀圖,以進行資金的游說。

可惜的是,設計在17世紀初被一些商人應用于商品的批量制造。例如,江西景德鎮地區的瓷器制造商采取標準化體系率先向歐洲出口商品。其后,人們又通過引入設計培訓項目、建立專業院校、明確設計方法論等方式,逐漸賦予了“設計”一個僅關注外觀而不注重實質的刻板印象。

愛麗絲將不同于設計的這一刻板印象的觀點稱之為“態度設計”。繼而她指出,盡管在整個20世紀,態度設計都處于西方設計文化的邊緣位置,但這時的設計已經從根本上轉變為納吉所描述的一種“流動性、擴展性和開放性介質”。轉變的動因除了個人的獨創性才能外,最主要的推動力是大量的新興數字化工具,它們激發了設計實踐轉變的多種可能。設計師們在計算機上管理大量的復雜數據,并用社交媒體提高項目的曝光度,從而獲得人們的關注和大量的資金,轉而實施新的設計項目。

進入新世紀,我們面臨著眾多挑戰。而抗議牌成為人們直面社會困境的展示窗口。愛麗絲以發生在倫敦的女性游行為例,羅列出抗議牌上的諸多人類挑戰:氣候災難、網絡攻擊、恐怖襲擊及殺戮、難民危機、科技危機等。愛麗絲指出,“盡管設計不可能解決所有問題,但它能幫助我們以更靈活負責的方式提出一些解決措施?!痹凇对O計作為一種態度》一書中,愛麗絲列舉了在這一點上進行設計實踐的眾多設計師案例。講座中,她著重對 “海洋垃圾收集”(Ocean Cleanup)、“礦石流”(Ore Streams)、“說話的手”(Talking Hands)等若干項目進行了展開介紹。  

“海洋垃圾收集”項目由19歲的設計工程系學生博揚·斯拉(Boyan Slat)于2013年創立。他設計了一款清除海洋塑料垃圾的收集器,并在短短五年內就籌集了4,000萬美元。盡管該項目在實施過程中遭到了科學家和環保主義者的質疑與批評,但募集到的資金足夠支持他完成項目的后續設計、原型制作和測試。在此基礎上,他還計劃與合作者將工作擴展到清除不同領域的塑料垃圾。

第二個案例“礦石流” (Ore Streams)由安德里亞·特里馬奇(Andrea Trimarchi)和西蒙·法瑞森(Simone Farresin)兩位設計師發起。他們通過繪制巨大的電子廢棄物去向的圖表,揭露出電子廢棄物的全球非法貿易中導致的臭名昭著的數字墓地——阿博布羅西“數字填埋場”(Agbogbloshie Dump)的出現。此外,他們還提出了諸如不要使用黑色橡膠覆蓋銅線等更易于回收產品的方法。

兩年前,平面設計師布里佐·烏雷蒂尼(Fabrizio Urettini)在意大利北部的特雷維索創立了“說話的手”(Talking Hands)項目,旨在讓該市數百名難民學習新技能,提高就業率,并與當地社區產生良性互動。與之類似,柏林建筑師弗朗西斯·凱雷(Francis Kéré)正在進行一個長期設計項目。該項目目標是讓他的出生地布基納法索的村莊甘多的年輕一代村民擁有基礎的教育資源。該項目中,凱雷利用人脈籌集資金,設計和建造一些基礎設施,并同時對當地人進行傳統建筑技術的培訓,以增加就業機會。

設計師不僅能與其他領域的專家合作,也能直接參與設計實踐。愛麗絲繼續為觀眾介紹了希拉里·科塔姆(Hilary Cottam)和塞塔·卡哈尼(Sehat Kahani)等人的案例。

英國社會科學家希拉里·科塔姆創立了社會企業“分詞”(Participle),旨在提出一些關于老齡化、失業等社會問題的解決方案,以此重塑福利國家。其中一個項目設計出了一種照顧倫敦市老人的新系統。該系統可形成一個以禮賓服務者、自助群體和老年人社交俱樂部為基礎組成的當地圈子。此后,該模式被引入了英國其他十幾個行政區。在傳統意義上,設計師在解決這類社會問題時的作用僅限于制作網站或宣傳手冊。而希拉里組建了由設計師領導,使用設計語言并遵守設計流程的跨學科團隊,將設計師納入了決策過程。

設計師塞塔·卡哈尼(Sara Khurram)致力于改善巴基斯坦婦女的醫療保健情況。巴基斯坦大多數學醫的女生畢業后不久就結婚了,因承受著社會和家庭壓力而停止了工作,由此該地很少有女性醫生去照顧那些不愿被男醫生治療的巴基斯坦婦女。她便與朋友伊法特·扎法(Iffat Zafar)建立了遠程診所網絡,使得像她們這樣的女性醫生能夠通過線上視頻檢查患者,然后再與當地護士就患者的治療問題進行討論。 類似的還有由肯尼亞的醫生及設計師組成的“窺視”(Peek Vision)小組開發的“窺視視網膜”(PEEK RETINA)項目。他們設計出了能遠程診斷白內障和青光眼等眼部疾病的智能電話適配器。

這些創新性舉措大大提高了經濟匱乏地區的醫療質量。然而,態度設計的主要受益者是發展中國家偏遠地區的人們,在過去傳統設計實踐中他們卻很少受益,這是一個值得討論的現象。

傳統意義上的設計從未被視為能夠解決醫療短缺或難民危機等社會問題的方式,甚至連獨立設計師們也無法認識到設計的實用性。即便在當下,人們更愿意將設計看作一種造型手段,或者是污染出現的原因,而非清除污染的手段。

對此狀況,愛麗絲提出,“想要實現納吉的折衷主義設計愿景,就必須摒棄陳舊觀念,從根本上改變設計實踐,進行態度設計,在新的領域證明其價值?!边@改變包括:從最廣泛的戰略意義上將設計應用到變革之中;具備同理心;包容開放;實現領域多樣化;與其他學科建立真正的合作與學習關系等。她相信設計是應對挑戰最強大的工具之一,尤其是當設計與其他學科進行合作時。當然,前提是設計必須以智能、謹慎的方式進行部署。隨著設計師和設計項目越來越有雄心,失敗幾率也越來越大?!昂Q罄占表椖靠赡芫褪且粋€重要的測試案例。不過,現在判斷該項目是否成功還為時過早。

最后,愛麗絲提及建筑師威廉·彼得森(Jan Willem Petersen)的一個研究項目,該項目為設計提供了其他思考方向,使她及許多設計師深受啟發。

威廉·彼得森在阿姆斯特丹成立了“特別行動”(Specialist Operations)設計研究機構,該機構的第一個項目就是評估烏魯茲甘的特遣部隊。這是一個由荷蘭政府出資,在阿富汗的戰后重建計劃。2015年,威廉通過實地考察發現,雖然所有設計的出發點是好的,但效果顯然差強人意。只有20%的項目達到預期目的,有30%的項目存在嚴重缺陷,而50%的項目幾乎沒有任何作用。通過數據分析,威廉進一步指出設計失敗的原因是西方設計師在設計過程中沒有考慮到當地的特定語境。在這之前,大多數分析是由發展經濟學家或政府審計員進行的,他們能準確發現自身專業領域的錯誤,但反而遺漏了嚴重的設計缺陷。威廉正是運用設計知識發現了這些缺陷,并用設計思維去提出解決方法。愛麗絲認為,像威廉這樣的設計評估工作對避免嚴重的設計失誤至關重要,并能確保那些真正有態度的設計發揮最大效能。

講座尾聲,在場觀眾就日常生活中外賣送餐系統設計,建筑設計中材料浪費情況,態度設計與設計師之間的動態關系等方面與主講人進行了積極深度的交流,對于當代語境下設計的理解有了重塑性的認識。

如果說愛麗絲的主題講座“設計批評簡史”為觀眾帶來了系統而集中的設計視野的闡釋,那么她的第二場講座,通過對“設計作為一種態度”這一主題的深入剖析及豐富的案例展示,生動闡釋了新的數字工具激發了設計實踐的轉變及其更多的可能性,并給設計師如何應用這種新的設計態度提供了方向,重塑并拓深了觀眾對設計的認識。

文/張嘉恒

編/楊鐘慧

現場圖/胡思辰

作品圖來自網絡

篮彩让分胜负投注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