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CAFA展評丨潘世勛15次進西藏,究竟是為了畫什么?

時間: 2019.12.16

他15次進西藏,究竟是為了畫什么?都說西藏是人的一種病,不去治不好。但早在上個世紀六十代,他就進入西藏。他不是為了治療自己去西藏的游玩夢,而是帶著革命的任務去展示西藏的基層民主改革。他15次進入西藏,從被動選派到主動選擇。他曾單人匹馬踏上五千多公尺的石渠縣色須區草原,也走進過曾經貧困的芒康勒布區,他被藏區同胞不懼艱難又樂天知命的積極生活態度所感動,也被雄偉絢麗的自然景觀所震撼,【1】他把西藏的歷史與面貌一次又一次畫到觀者的面前。

2019年在中央美術學院邁入新百年之際,有一位央美老藝術家為我們講述他進藏十五次的繪畫故事,他就是潘世勛先生。潘世勛是中國近現代美術史上重要的油畫家、美術教育家,曾任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系主任?!按愕Z求實,以真為師——潘世勛的速寫與油畫”展覽近日在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舉辦,展覽由中央美術學院主辦、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和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系承辦。這次展覽不僅勾起人們對潘世勛先生進入西藏創作故事的興趣,也揭開從20世紀五六十年代以來,他在中國現實主義油畫創作道路上的研究與展示。潘世勛曾作為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系主任,他的藝術成就也反映出新中國美術教育的時代特點。

潘世勛于1955年考入中央美術學院。1958年進入油畫系吳作人工作室(一畫室)學習,師從吳作人與艾中信,1960年畢業后留校任教。在1960年的上半年,他第一次進入西藏,當時的任務是在日喀則縣扎西堅贊村參加基層民主改革,并進行寫生與創作采風?;蛟S帶有某種巧合,潘世勛的導師吳作人先生,就是中國最早一批進藏,描繪西藏面貌的藝術家,并在1946年創作《藏女負水》。建國后董希文、葉淺予、吳冠中等藝術家都進藏進行寫生創作。有關西藏題材的繪畫,在某種程度上反映出中國近現代美術與當代美術的重要特征,潘世勛有關西藏的寫生與油畫創作也具有同樣的內涵。

本次展覽分為三個主題單元,每個單元分別以潘世勛最愛的詩人陸游的詩句為題。第一單元為“不到瀟湘豈有詩”,第二個單元為“萬里因循成久客”,第三個單元為“剪裁妙處非刀尺

”。三個單元的作品都各自匯聚出潘世勛先生藝術的內容與特點,共同構建出八十五歲高齡的潘先生筆耕不輟的真實藝術寫照。在潘世勛眾多的作品當中,強烈的感受到一些有關其藝術的關鍵詞沉淀在視野的海洋中。以真為師、西藏、速寫、材料、技法等等,這些都是理解其作品的關鍵與核心。潘世勛對陸游詩句的熱愛,也感受到二者共有的某些氣質。品讀陸游的詩句,觀賞潘世勛的藝術作品,二者共遇之時,也別有一番風味。

1.寫真與速寫:不到瀟湘豈有詩?

南宋著名詩人陸游在《偶讀舊稿有感》中由衷感嘆到“揮毫當得江山助,不到瀟湘豈有詩?”。1982年,潘世勛先生在《就深入生活問題答友人》中的開篇中引用了陸游這句詩作為個人創作方式的總結。這句詩很好的表達出,潘世勛對待藝術的態度與方式。在他的歷史時代,把生活中真實的對象作為學習的來源,并如實的記錄下來,就是最動人的藝術表達方式。對于潘世勛而言,真實其實不僅僅只是寫實那樣簡單,他曾說道:“真不僅僅在于畫的真,還在于傳達生活中美和感人的東西”,【2】真實是需要傳遞有關于美與感動的感受,這也是他在具體的繪畫實踐中堅持的東西。

在他深入生活中的大量速寫中,畫中的人物,除了準確的動作描繪,更有大量分解研究人物服飾、表情細節和通過不同角度反映同一勞作場景的速寫。在這個展覽單元,潘世勛的速寫作品拼湊出他藝術的軌跡,從鉛筆的線條到鋼筆的墨線,再到彩色的畫筆中,都展示出速寫中的變化與要義。從主題來看這個單元的速寫作品,分為北方生活、高原生活和南方生活。展覽文字介紹說,這是一種看似粗暴,但別有玄機的安排。之所以這樣表達,是從潘世勛所接觸地域的熟悉的先后程度而言,在南北兩種不同人文地理風貌中,更能表現出不同的速寫風格在差異化主題的表現方式。仔細觀看可以發現,速寫風格分為北方生活、高原生活和南方生活,呈現細致而充滿個性的特征。

速寫作品《部隊》在展覽中介紹到,這是帶有教學性質的速寫,在部隊教學相對寬松一些。由于年輕時當過兵,并受過嚴格的軍事訓練,故畫出的一批速寫頗能反映當時部隊生活的方方面面。特別是遇上一次部隊的實戰演習,一天畫了各種戰術科目的六十多張速寫?!妒媚铩肥桥耸绖自?0年代在輝縣畫的一批速寫,描繪的是修建輝縣水庫的“石姑娘”隊。石姑娘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農村姑娘的典型代表,這組畫作生動描寫了她們在輝縣劈山造田、興修水利的颯爽英姿。從這幅速寫中,可以感受到他對北方農村生活體驗較為深刻,畫面塑造較為輕松?!?】

潘先生把自己多年的速寫經驗與心得總結為“速寫十要”(在《在工地談生活速寫》一文中),這次展覽一方面分享他速寫教學的諄諄教誨,另一方面也將此作為觀看他速寫中精彩所在的一把鑰匙。

2.西藏:萬里因循成久客

西藏是旅游者的天堂,但對于潘世勛而言是藝術的殿堂。在15次的進藏的經歷中,他對西藏也產生獨有的情感,成為其日后藝術中不可割舍的部分。對于潘世勛而言,最早的被動選擇終成喜愛,萬里因循卻久成客。在西藏這片雪域高原之上,他記錄了翻身把歌唱的西藏人民獲取解放的心聲;他描繪著分得土地在紅日初升時勞作的農民;他表現著新中國藏區牧民安定生活的場景等等。在潘世勛的西藏主題作品中,有天邊的美景,有眼前的煙火,西藏的神秘與現實被他的畫筆一一揭開面紗。

潘世勛從1960年上半年第一次進藏以來,到2016年的第十五次進藏。在堅持50多年的西藏寫生中,潘世勛也記錄著西藏地區變化與發展的歲月故事。從其作品中也可以明顯的感受到,在早期的作品中更多關注西藏地區人民在獲得解放后的新生活,著重表達出藏區普通牧民的生活新變化,作品的構圖凸顯出古典的視覺和諧,充滿浪漫主義的情懷。作品《翻身曲》與《紅日初升》是其第一次西藏寫生后創作的作品?!斗砬肥怯锰抗P創作的,但畫面的結構感十分明顯,人物主要在畫面上方,畫面下方空出三分之一的留白。畫面中心是一位吹著笛子的藏族青年,在其身后有一群獲得土地,早晨準備下地勞作的農民,聆聽著曲子,一只鳥兒也隨著歌聲出現在畫面的右下角。這件作品并不是寫生作品,而是從藏區回來后依據記憶的速寫,是紀實性的素描。

在進入西藏最初,潘世勛曾在日喀則一個小村參加了剛剛開始的民主改革工作,在貧苦牧民家中同吃、同住并一同勞動,耳聞目睹許多舊時西藏社會狀況,和新生活的變化,感受甚深。但那時無法寫生,只依據記憶和少量速寫,回京后完成一組紀實性的素描。因為畫的是曾經與之朝夕相處的人物,雖然草率而成,但筆下不乏真實情感?!?】

《紅日初升》是潘世勛西藏題材中最為重要的油畫代表作品。作品的名稱完美的闡釋出這一主題性創作的價值取向,富有設計感的構圖讓畫面具有一種秩序感,從而讓人感受到獲得解放后的藏區農民,在新制度下有條不紊的進行著新的生產與生活。黃色的土地與柔和的藍綠色將畫面分割為兩塊,一隊耕作的隊伍從畫面中走來,耗牛的角上裝束著紅絲帶,農民的喜悅無疑如同紅色的絲帶般。柔和的天空中飛躍著四只歡快愉悅的小鳥,也飛向藏區牧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隨著西藏地區的變化發展,潘世勛作品中的主題與內容也出現變化。對藏區牧民的生活與肖像題材逐漸變多,畫面的色彩凸顯出時代的氣息,明亮卻帶有祥和的穩定感。潘世勛對西藏的描繪風格,從最初在穩定的色彩中尋求動感的浪漫主義的風格,到后期從動感的色彩中尋求一種古典式的穩定。后期的作品如《生在尋常牧人家》、《玉樹盛裝》、《牽狗的藏娃》 都可以感知到這種風格的變化。長時期與藏民一起生活勞作,讓他真正地熱愛上這片土地,他曾感言“雖然最初進藏是由于歷史的‘誤會’,但后來的際遇卻使我與這塊土地結下難解之緣”?!?】

3.材料技法:剪裁妙處非刀尺

潘世勛在中央美術學院畢業后就留校任教,在接替學院油畫教學的過程中,對油畫事業投入全部的關注與熱愛。潘世勛對油畫的貢獻主要體現在教學與研究兩個方面。

在教學上,他在數十年的油畫教學中,為中國培養出大批的油畫人才,并擔任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系主任。另一方面,他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赴法交流,將西方油畫技法材料等相關課程引入新中國油畫教學的第一人。他敏銳地察覺到國內對技法材料上的簡單化理解限制了中國油畫進一步發展的空間,因此他將在扎瓦霍工作室和賓戈斯工作室學習的坦培拉技法、間接畫法等古典油畫技法的基本原理和要素進行了整理與推介,提出“肥蓋瘦”等現今油畫屆已通用的概念和法則,并在學院油畫系率先成立技法材料工作室(1994年),啟迪與影響了國內多所院校的相關學科建設?!?】在對油畫的研究上,潘世勛將油畫的技法材料與表現力的關系進行深入的研究,提倡“學法不為法障”,強調材料技法為主題服務的宗旨,并出版《歐洲傳統繪畫技法演進三百圖》等優化研究專著。潘世勛對油畫事業的追求與探索,彰顯出一位帶有使命感的藝術家獨有的氣質。

雖然三個關鍵詞與陸游的三句詩能讓觀者更為快速、清晰的感知潘世勛的藝術生涯。但觀者只有在展覽的作品前,才會知曉潘世勛,為何進藏15次畫他偏愛的西藏故事。

參考資料:

【1-6】展覽中文字資料

文/林路

圖/胡思辰

篮彩让分胜负投注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