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劉慶和、武藝、陳淑霞攜新作及個展亮相2019第七屆“藝術長沙”

時間: 2019.12.10

12月7日在湖南省博物館開幕,展覽采用十個個展的形式,全面呈現和深度梳理了包括羅中立、段建偉、楊茂源、何岸、梁遠葦、李津、劉慶和、武藝、王邁、傅瑤在內的十位藝術家的精彩作品,三個展區形成由南向北“藝術之旅”的新形式, 力圖開展歷史與當代藝術的深刻對話。同期開幕的還有由中南傳媒、湖南美術出版社主辦,美侖美術館承辦的“藝術長沙”平行展——“邊?際:陳淑霞&廢園:尹秀珍”雙個展。

展覽由湖南省博物館館長段曉明擔任總策劃,湖南省博物館副館長陳敘良擔任總策展人;湖南省博物館、長沙博物館和湖南省譚國斌當代藝術博物館三個分展區各有一名執行策展人,分別是《三聯生活周刊》原副主編舒可文、北京畫院副院長吳洪亮、武漢合美術館執行館長魯虹。

湖南省博物館主展區主題為“經驗的位置”,聚焦油畫和綜合作品。羅中立個展“歸去來”和段建偉個展“中原”根植于鄉土民族題材研究,通過不同系列的油畫作品反映中國農村生活的時代變遷。楊茂源個展“日夕里亞”用油畫、雕塑、紙本文獻等,探秘個體化的藝術表現形式,揭示人類社會中存在的某種歷史的聯系。在何岸個展“一萬光年”中,LED燈箱作品《玉枝》借用金屬材料、燈光、聲音等元素,紀念藝術家的母親。梁遠葦個展“一物”展現了其在中國古代繪畫、造像及歐洲文藝復興早期的繪畫基礎上,進行理性分解、變化、重組后,創作的新的藝術生命體。

長沙博物館分展區主題為“鄉關何處”。王邁個展“畫棟”是對歷史圖畫的再解讀和再創作。傅瑤個展“出逃記”不僅從側面反映了女性視角的真實生活感悟,更是暢游于中西方文化間的“精神出逃”。 

湖南省譚國斌當代藝術博物館分展區聚焦水墨人物畫題材,以“三少”為題,邀請劉慶和、武藝、李津三位中國當下頗受關注的藝術家。策展人吳洪亮介紹,“三少”即三位少年,因三位藝術家在‘藝術長沙’的展覽‘延續青春期的那種精神’, 是真風流”?!佟瘍蓚€字合寫,是長沙的‘沙’,而此次展覽把‘三少’的英文對應為‘Triptych’, 可譯為三聯畫,尤指歐洲的那種圣像畫,對應楚地,別有意味?!?/p>

劉慶和的人物畫如一部鮮活的圖典,是對時代進行個人化感知后的撩撥;武藝則是一個冷靜的旁觀者,帶著“我”的基調重新鏈接不同的外部世界;李津以水墨實驗為載體,取材于幾乎每個人都有所體會的日常生活場景,不厭其煩地勾勒出當下真實生動的自我。誠然,三人為眾,三位藝術家也是一個小世界,展覽借由三位藝術家的作品觀照自己,映照社會,也同時呈現他們藝術日臻成熟中的新實驗、新探求。 

劉慶和個展“回見”是繼2014年,在北京畫院美術館舉辦個展“白話”之后的對自己人生的一次再檢閱,除了展出他的水墨作品以外,與他的繪畫作品密切相關的八件雕塑作品將會首次公開展出?!盎匾姟迸c “白話” 一樣,源自天津的方言,而“回見”不僅僅意味著期待再次見面,而可以延伸為對自我生命與社會歷史的再審視。每一幅繪畫、每一件雕塑所要串起的是時間脈絡中的節點,將近百年的跨度里所呈現的大背景和大背景之下的自我、家人以及所處的社會關系都成為回頭即見的生動畫面。

對于劉慶和來說,時代的紋身早已滲入他的肌膚,甚至刻在了他的骨頭上,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痕跡,紅燈記、紅寶書、紅領巾、紅色娘子軍,或者身邊的父母親、兄弟姐妹、他曾暗戀過的美女班長,當然也有他的妻子和女兒,以及那些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和人……劉慶和捻動著筆管策動著他的線條及話語,使之成為注解自己生命軌跡的圖示與旁白,也是對時代的再描述與再探求。他筆下的“人物”雖“小”,但很在點兒上,他試圖借此來戳向那些共有的時代記憶,點疼你神經中最麻木或最希望麻木的那一根!近年,劉慶和的創作也開始更具對當下社會問題的反諷邏輯,也更試圖揭示我們本想躲閃,而無法繞過的那些問題。他在用畫筆記錄歷史的進行狀態以及預設留在未來的痕跡價值。

武藝個展以“相處”為題,分法國巴黎(2002)、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2005)、德國愛莎芬堡(2007)、日本大船(2009),日本京都(2012),從2010年至2019年創作的敦煌系列,還有就是《九歌》(2018)七個單元展出他十幾年來的“游歷”過程的百余件作品。武藝喜歡畫不同地方的游歷經歷,這些畫可以看作是他的“游記”。

“相處”是共同生活,與所處環境相融入才談得上相處,武藝的作品正是這樣,武藝說:“我不會用一種方式去表現不同的內容,面對全新的環境、文本與圖像,我會尋找與其相適應的語言去表達,這個過程挺費神思,但也充滿未知與樂趣?!?nbsp;這就導致“此次展覽的七個單元,就像是七個人的群展?!?/p>

博物館的作品和呈現方式是立體與平面交錯的,武藝按照自己的方式進行創作,圖像就和自然拉開了距離。他認為:“我們現在更強調個人表達,但我會把個人放在從屬地位,創作超出個體范疇的東西。當然,作品中會有個人感受,但這種個人感受應服從更大的格局?!币虼?,武藝將“我”變小,用這種態度記錄旅行,也用這種方式觀察歷史?!安恢挂晃凰囆g界的高人說,武藝是藝術家中的藝術家?!痹诓哒谷藚呛榱量磥?,“這是句蠻拉仇恨的話,但放在武藝老師這里是安全的。因為愛他的人是真愛,安全!不理解的是真不理解,無關,安全!總之,看得懂武藝作品與看不懂武藝作品的人可以分出一條界限,涇渭分明,互不相干?!?/p>

李津以水墨實驗為載體,取材于幾乎每個人都有所體會的日常生活場景,不厭其煩地勾勒出當下真實生動的自我;劉慶和的人物畫如一部鮮活的圖典,是對時代進行個人化感知后的撩撥;武藝則是一個冷靜的旁觀者,帶著“我”的基調重新鏈接不同的外部世界。誠然,三人為眾,三位藝術家也是一個小世界,展覽借由三位藝術家的作品觀照自己,映照社會,也同時呈現他們藝術日臻成熟中的新實驗、新探求。

李津的作品常常在盡情地表達所謂的“食色性也”,以“食”戀“色”,借助那些仿佛快要溢出畫面的肥美肉食菜蔬,讓人感受到他對原始欲望和世俗生活的熱切擁抱,一個真實的具有生理屬性的“我”躍然而出。此次展出了李津最新的巨幅筆墨的實驗《從生?叢生》與他每日無論在世界上的任何角落都在自我修煉的晨課,以及2010年為波士頓美術館“與古為徒”展覽專門創作的長卷《新北齊校書圖》。

“2019?藝術長沙”開幕當天,其平行展“邊?際:陳淑霞&廢園:尹秀珍”雙個展同期啟幕。陳淑霞個展特邀著名策展人、評論家冀少峰擔綱策展人,以“邊?際”為題,通過文獻及作品的形式呈現,期冀以多元、立體的方式詮釋陳淑霞的藝術理念。尹秀珍個展以“廢園”為題邀請藝術家宋冬擔綱策展人,試圖從一個最親近的角度去解讀藝術家尹秀珍。

陳淑霞的藝術,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從“原色”“虛實兩境”“山水間”到“忘形——超然物外”這幾個段落,以其敏感的表達和獨特的視角,把個人情懷映襯在大的時代背景之中。尤為引人關注的是近期的新作,通過一系列看上去“空洞無物”的畫面,陳淑霞似是有意告別昨日,試圖走出一直以來形、色表達的規范,轉而沉浸在沒有期許的懸念之中,做著無“意義”的證明。

展覽“邊際”的主題更是將她一貫以來的思考,匯聚在從“物我”到“無我”的狀態之中。陳淑霞似乎是在完成著一幅幅佚名的“中國畫”,用無言的方式慢待重點,而將所思所想堆積在幾近畫外的邊緣中。與現實的錯落和意念的神往,構成了近期陳淑霞的創作思考。隨著創作的逐漸展開,最能讓觀者感受到的是她所呈現出的欲念之狀,這些神秘又充滿遐思的系列作品,在一步步地將人們帶入到她所營造的不存在的虛幻世界之中。正如策展人冀少峰在展覽前言中所言:“看不見的思索,觸摸不到的激情感懷,在一種靜謐孤獨與永恒中靜悄悄的向閱讀者襲來,在不知不覺中,閱讀者伴隨著陳淑霞這種漫無邊際的遐想而走向空無,走向澄明,走向純粹。由此閱讀者充分體察感知到陳淑霞視覺圖景中那種無言、無聲、無人之地之景所散發出的那種無盡魅力和無邊的力量?!?/p>

尹秀珍的作品基本分為兩種類型:"一種是圍繞著個人經歷和生活的作品;另一種是結合具體的展示地點來喚起對某種公共性主題的注意。此次展覽則是藝術家根據美侖美術館的場地特色,獨家創作的作品,整個展場將以一件大型裝置作品貫穿,作品涉及到的內容主要為中國傳統園林元素,通過多元并置的方式統一于一個獨立的空間中,呈現出一個震撼、強烈的視覺表達。

據悉,展覽將持續至2020年2月6日。

編丨朱莉 
圖丨楊延遠&主辦方

三大展區展覽名稱及藝術家:

湖南省博物館:《經驗的位置》——羅中立、段建偉、楊茂源、何岸、梁遠葦五個展
《歸去來》——羅中立
《中原》——段建偉
《日夕里亞》—— 楊茂源
《一物》——梁遠葦
《玉枝》—— 何岸
長沙博物館:《鄉關何處》——王邁、傅瑤雙個展
《畫棟:王邁的空間繪畫》
《傅瑤 ?出逃記》
湖南省譚國斌當代藝術博物館:《三少》——李津、武藝、劉慶和三個展
《不厭》——李津
《相處》——武藝
《回見》——劉慶和

三大展區策展人:
魯虹:四川美術學院教授,武漢合美術館執行館長,湖北美術館研究員 (長沙博物館展區)
舒可文:策展人、批評家、三聯生活周刊撰稿人  (湖南省博物館展區)
吳洪亮:北京畫院副院長、北京美術家協會副主席 (湖南省譚國斌當代藝術博物館展區)

組織機構:
1.主辦單位:長沙市人民政府、湖南廣播電視臺、湖南省博物館
2.承辦單位:中共長沙市委宣傳部、長沙市文化旅游廣電局
3.執行單位:長沙博物館、長沙美術館、 湖南省譚國斌當代藝術博物館
4.協辦單位:長沙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湖南廣播電視臺都市頻道、湖南美術出版社、嘉樂軒 

篮彩让分胜负投注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