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CAFA深度丨莎拉?盧卡斯:“女權主義”到“社會語境”的幽默式顛覆

時間: 2019.11.13

當觀看展覽需要花費越來越多的力氣時,往往坦白與直爽的東西最得人心。莎拉·盧卡斯(Sarah Lucas)于北京紅磚美術館的同名個展,讓人感受到她藝術中近乎粗暴的誠實與勇敢。

或許在充滿各種對“性”觀念顛覆的形式面前,“女權主義”早已不是莎拉·盧卡斯想要表達的全部。此次展覽,是莎拉·盧卡斯在中國的首次個展,回顧她自YBAs(Young British Artists,英國青年藝術家)時代以來三十年間的職業藝術生涯,并向中國觀者帶來一場有關性、性別、階級、社會語境等觀念的幽默式顛覆體驗。

從YBAs到中國首個展

在20世紀80-90年代,英國出現一群引人關注的年青藝術家,被稱為YBAs(Young  British Artists,英國青年藝術家)。1988年莎拉·盧卡斯參加由達明安·赫斯特(Damien Hirst)領導英國倫敦大學金史密斯學院(Goldsmiths, University of London)的16名學生策劃的“冰凍”(Freeze)展,而成為YBAs最早的一批成員。此次展覽之后,YBAs群體逐漸成為英國當代藝術的核心力量。莎拉·盧卡斯在其之后參與的展覽中,透露出其獨有的大膽戲謔風格。1993年,她和翠西·艾敏(Tracey Emin)合作,在貝斯納爾格林(Bethnal Green)開始了持續六個月的“商鋪”(The Shop)計劃。在這個計劃中,莎拉·盧卡斯凸顯出從日常生活中現成品挖掘成藝術品的潛質。在其參加1997年YBAs的另外一個代表性展覽“感性”(Sensation)時,其創作理念與風格更為成熟。

莎拉·盧卡斯的作品不僅帶有YBAs中標新立異、令人震撼等藝術特征,其對性、性別、身份、女權等社會視角具有獨特的關注,使其成為獨樹一幟的英國藝術家。之后,她代表英國參與2015年的威尼斯雙年展,舉辦展覽“叫爸爸”(I SCREAM DADDIO)。2018年莎拉·盧卡斯在美國紐約新美術館(New Museum)舉辦“赤裸”(Au Naturel)個展。此次莎拉·盧卡斯在中國紅磚美術館舉辦的個展,回顧與審視其三十年來的創作生涯。在文獻特別展區,通過呈現其25年間的攝影作品,記錄從上個世紀90年來以來莎拉·盧卡斯與達明安·赫斯特、翠西·艾敏、加里·休姆(Gary hume)、安古斯·菲爾斯德(Angus Fairhurst)、馬特·克里肖(Mat Collishaw)、查普曼兄弟( Jake and Dinos Chapman )等一起創作與生活的場景,再次把人們帶入到YBAs與后前衛時代的藝術現場。

“局部” 到 “整體”的投射

藝術家一定要用畫筆才能創造藝術作品么?或許馬賽爾·杜尚(Marcel Duchamp)早已告知答案。莎拉·盧卡斯在其最初的藝術實踐中,選擇她身邊日常生活中隨處可見的廉價拾得物(Found Object),作為自己的創作材料。在本次展覽與其近三十年來創作的作品里,會發現其選擇的日常物品主要包括,家具、食物、小報、長筒襪、馬桶和香煙等作為其創作的媒介,日常物品的選擇為其表達提供極大的自由度。莎拉·盧卡斯用日常物品的局部去代表整體成為其創作的一種手法,這些物品原來自其生活中的某個整體情境,一但被莎拉·盧卡斯變成為作品,便脫離其固有的確切性環境,導致在新環境中產生強烈的投射性聯想。從展覽的開啟作品就可以明顯感知,《路人朵麗絲》(VOX POP DORIS,2018)是一雙用混凝土澆筑的巨大的水臺靴,放置于美術館入口的正中間。立起的水臺靴如同穿在一位性感的女性身上,但實際卻見不到女性的身體,當你在巨型的鞋底朝向上方觀望,如同受到一絲色情的挑逗。此時這雙靴子變成女性符號的象征,在斑駁與粗糙的混凝土表面,顯示出一種荒誕與偉岸,女性的符號放大,如同裸露的色情。

從局部代表整體的創作方法,貫穿于莎拉·盧卡斯創作生涯的始終。開始創作于1997年的《兔子》(Bunny)雕塑系列,填充的絲襪成為女性身體局部--大腿或手臂,椅子作為另一種性別身體的部分象征,填充的絲襪在各種交叉與糾纏的姿態下流淌出性渴求的暗示。在作品《把它握住》(Get Hold of This,1994)中,脫離了身體的雙臂,擺放出交叉狀,讓人無法判斷這是男士還是女士的身體,但充滿挑釁的手勢,也產生出人們對男性視覺權利的質疑。曾在威尼斯雙年展英國館展出過的《米歇爾》(Michele,2015),石膏澆鑄的女性下肢鑄像,生殖器部位插有香煙,女性下半部分身體成為其對女性傳統繆斯形象的挑戰,這對觀者而言是充滿極度的視覺挑戰,或許她不應該這么直白的展示出對女性私處的挑逗。莎拉·盧卡斯用各種物品創造出對兩性身體的局部或象征性表達,為她藝術創作觀念的構建投射出直白、大膽、極端、想象的表達內容。

“物化”與“象征” 兩性特征

“物化”與“象征” 兩性特征也是莎拉·盧卡斯創作的重要手法。第一種方式關于“性”特征的“物化”。兩性生殖體征被各種廉價的物品隨意進行表達,女性身體的裸露,男性生殖器的放大,男性化照片的呈現,都在肆無忌憚的顛覆與挑戰傳統兩性空間的視角。莎拉·盧卡斯早期作品《純赤》(Au Naturel,1994),利用破舊丟棄的床墊,一只桶、一根黃瓜和幾個橙子在內的各種拾得物。物品所擺放的方式,讓人不由自主的聯想到一對赤身裸體的情侶躺在床上的情景。這樣一個被物化的兩性場景,除了產生對兩性的直觀聯想,其創造的空洞情節,將人帶入對死亡、繁殖、時間與虛無的思考。評論家阿姆娜·馬利克(Amna Malik)曾說:“這一組象征著性器官的物件淺顯、露骨而普通,與作品標題所暗示的精致考究形成劇烈反差”。在物化的過程中,產生對男性權利的消解,對父權關聯的挑釁。兩性視覺空間被莎拉·盧卡斯肆無忌憚的顛覆與挑戰。類似的作品還有《兩枚煎蛋和一份烤肉》(Two Fried Eggs and A Kebrb,1992),桌面上放有兩只煎雞蛋和一份烤肉表現女性軀體的基本元素,用超現實主義的手法把女性形象物化,仿佛這一絲不掛的少女,隨時會被經過的男性所品嘗掉。類似的作品還有《裸體1號》(Nude No.1)、《裸體2號》(Nude No.2)。

第二種方式通過“象征”兩性的物品,打破兩性的刻板印象。莎拉·盧卡斯將帶有男性特征的物品,作為重要的象征符號,并組建一系列顛覆男性傳統身份的表達,牽引出男性所主導的暴力、毀滅、死亡等行為。象征性的作品更具有女權主義的色彩,因為這一切的都是由一位女性藝術家創造出來的男性特有的行為。莎拉·盧卡斯出生于英國的工人家庭,從小就產生與男孩競爭的意識,當有些畫廊只選擇與男性藝術家合作時,讓其產生對兩性身份的探討。

男性與女性為何產生這樣的區別?如何消解這種身份的對抗?莎拉·盧卡斯用如斯洛克、煙草、汽車等傳統的男性象征物,侵占著刻板印象中的男性空間?!侗本┿@石》(Beijing Diamonds,2019)是她在紅磚美術館所創作的一件作品,將一輛老式的沃爾沃汽車,用一把鐵錘暴力的摧毀,類似男性的暴力摧毀男性的象征物。莎拉·盧卡斯于90年代創作的一系列自我肖像照片,用中性的打扮,挑釁著男性身份?!冻韵憬丁罚‥ating a Banana,1990)是由莎拉·盧卡斯前任男友在90年代拍攝的一系列照片之一,照片中莎拉·盧卡斯身穿黑色皮夾克吃著香蕉,用似乎確切的眼神與觀者發生接觸,這充滿男性氣概的一系列動作,最終產生一種不太舒適的對抗感,再次將男性的刻板形象打破?!独咸炷阒肋@多么不容易》(Christ You Know It Ain’t Easy,2003)是一件巨大的,掛在英格蘭國旗圣喬治十字中央的,用香煙包裹的耶穌圣象,具有瀆神性質的主題交織著宗教、國家、吸煙、死亡等主題,男性身份的耶穌形象再次被顛覆。

“女權主義”到“社會語境”的幽默式顛覆

莎拉·盧卡斯的早期藝術作品中充斥著女權主義的表達,其創作主題涵蓋歧視、刻板印象、物化(尤其是關于性的物化)、身體、壓迫與父權等內容。莎拉·盧卡斯出生于20世紀80年代由瑪格麗特·撒切爾(Margaret Thatcher)執政的保守意識下的英國。在金史密斯學院就讀期間,她早已不在滿足自己當時極簡主義影響所創作的雕塑作品,在女權主義的文學、色情與性觀念的啟發下,轉向身邊息息相關,隨處可得的廉價材料。著名女性主義藝術史學者琳達·諾克林(Linda Nochlin)曾這樣評論莎拉·盧卡斯的作品,“性別認同的模棱兩可及在現代流行表征中的低俗粗暴,正是莎拉·盧卡斯所探討的主題—作品以震驚公眾的方式引起對性別權利關系架構的探討,既是個人的,也是社會層面的”。當這種架構從個人層面引向社會層面時,則會傳遞到對社會其它對立關系語境層面的顛覆。莎拉·盧卡斯的作品從“女權主義”走向對“社會語境”的幽默式顛覆,并帶有其獨有的幽默與智慧,將對抗性事物轉化為積極的思考與回應。

女權主義充斥于莎拉·盧卡斯藝術創作的始終。在展覽開幕當天,她帶來的行為與裝置作品《致女人的一千個雞蛋》(One Thousand Eggs: For Women,2019 ),邀請女性以及著裝女裝的男士向白墻上扔致雞蛋。雞蛋作為生育的表達,卻被暴力地摧毀于墻面,類似于互動游戲的作品,并產生輕松喜劇的效果。扔雞蛋是在對生育結果的否定,凸顯著宣泄、釋放,無論這種釋放壓力來自何處,但卻是由女權主義的作品引發而來的?!峨[秘之地》(Penetralia)系列雕塑創作于2008年,這是莎拉·盧卡斯從城市走向鄉村生活的新感知,她在薩??丝ぜ腋浇泥l間尋得的燧石倒模制作成石膏,添加未經處理的木材,但作品中仍帶有男性的生殖器官的形式。從女權主義的表達方式中,展現出她對類似于古代圖騰神秘物件的關注,這一系列作品標志著一種神秘主義的特質開始在莎拉·盧卡斯的作品中出現。

莎拉·盧卡斯的最新作品中,將早期的某些核心理念作為其新觀念的牽引力,表達上由早期“單一、直白、粗糙、戲謔”走向“多元、細膩、幽默、藝術史”的新視覺表達?!盾涶R桶》(Floppy Toilet Duhr ,2017)用類似于黃如尿液的樹脂制作成為馬桶,透明的材質優雅而細致,卻與馬桶本身污穢的特征對立。在莎拉·盧卡斯早期作品中也出現過馬桶,但都污穢不堪。當下作品卻用新的視覺表達,顛覆著藝術史中馬賽爾·杜尚的《泉》(Fountain,1917),小便池對應男性,馬桶對應著女性,既做了幽默的對應,也從女性主義視角向杜尚致敬。

《精確》(Exacto,2018)是用多根熒光燈管穿過紅色的轉椅。細長的燈光讓人不由自主的聯想到丹·弗拉文(Dan Flavin)的極簡主義燈光裝置,將整齊劃一的燈管進行破壞式的組合。用莎拉·盧卡斯的視角去看待,熒光燈管象征著男性的陽具,而紅色的轉椅無疑是指代女性的身體。極具隱喻的裝置作品被暴力的展示于日常的空間中,讓觀者在兩性語境中走向對社會語境相同結構關系的思考。

中國觀眾是否以已經準備好迎接莎拉·盧卡斯即將帶來如同颶風級的文化沖擊?策展人閆士杰給予了肯定的回答?;赝?0年前發生在英國的YBAs群體藝術活動與當下中國的藝術生態。莎拉·盧卡斯的中國個展,為我們帶來一場視覺釋放的快感。雖然性觀念的表達對我們而言不是什么禁忌的話題,但回想作品所產生的年代,面對莎拉·盧卡斯的創作活力,仍不禁為當時YBAs群體的藝術創造勇氣而感動。

文丨林路

(未特別標注圖均由主辦方提供,致謝主辦方及藝術家)

參考文獻:

1.邵亦楊.yBa與后前衛——從英國青年藝術現象看西方當代視覺文化的論爭[J].美術研究,2005(01)。

2.1940年以來的藝術[M]. 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美) 費恩伯格(Fineberg), 2014。

3.Matthew Collings.Sarah Lucas [M]. London:Tate Publishing Ltd.2002-01

篮彩让分胜负投注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