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藝術家 史論家 策展人

簡介

1,談談最近正在構思或者進行的創作。

正在創作的有繪畫作品:

《沒有雜草》系列

“雜草”原本就是一個讓人心生質疑的詞語。所謂“雜草”實質上是被人定義出來的,事實上每一個生命個體都有不可代替的價值,都是宇宙里最完美的“參與者”。我希望通過對它們個體細致入微的“描述”表現于此。

《竹》系列 是通過“斷、擰、破.....”表現雖然外力對竹的常態能進行的改變,但它傲骨猶存,甚至反而體現了它“不屈”的精神訴求。

裝置作品:《幾何山水》系列  是我和建筑師陶磊合作的,幾何是西方的概念,關乎形體;山水是東方的,關乎意境。作品用木板做山形,上覆以宣紙,著以水墨,再置樹木、花鳥、走獸,在抽象與具象的臨界點上體現“一山一世界”,“咫尺皆天涯”的時空觀念。

2,對自己藝術生涯影響最大的藝術家或者事件。

影響最大的是考上美院設計系,徹底顛覆了在附中時形成的對“設計”和“繪畫”以及“藝術”的概念。記得當時的班主任譚平老師給我們上第一節課時說:“這有一個杯子,但如果我給它底部設計一個洞,它還是杯子嗎、那它是什么?......一件衣服,如果左邊是設計,右邊是往常所謂的純繪畫或者純藝術,那我們就是中間的拉鏈......

3,畫畫之余,最愛做的事情是?

太多了,一切可以滿足好奇心的事......

4,你覺得自己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哪方面呀!人是由諸多因素構成的,復雜而多變?!白灾笔亲铍y的,世界對于每個獨立個體而言都是不那么真實甚至似是而非的,上天給我們一個真實的個體去了解“人性”和“它性”是世界上最有意思事。

5,迄今為止有過的最大理想是?

我的理想有“假大空”的嫌疑,但它是真實的,我在上研究生時跟著導師袁運生先生看了很多洞窟、博物館、考古研究所,由衷地屢次被不同朝代不同門類不同類別的藝術所打動,所以我希望在東方的立足點上找到是什么給予了藝術穿越時空的光芒,它怎樣才能被新的體驗所傳遞。在這一點上我認為日本建筑師安藤忠雄和妹島和世的諸多作品把東方精神再次推到了這個高度,儼然也被西方學界認可,用它們不可代替的魅力為世界文化藝術的發展提供了更良好的生態。

6,生活、藝術、錢,在你心中怎么排序?

它們應該是環狀序列而非線性的。

7,講兩個故事,分別定格在自己最糗和最自豪的時刻。

一心不會二用,是我比較頭疼的事,比如開車經常想問題,不分顏色,見燈就停,甚至那路口連燈都沒有也停。有一次綠燈又停下了,一司機按喇叭無效,怒呵:“你色盲呀?紅綠分不清,怎么拿本的?”

最自豪的時刻是每次看到自己的作品掛在藏家的客廳里,作品的意義在以另一種方式生長。

8,現在最想去的地方是?

工作室,昨天沒干完的活有了些新的想法,想趕快得到印證。

9,幻想一下,十年后的自己,會在哪里?在干什么?

我的建筑師丈夫陶磊在寫一本書《我想蓋一個房子》,是他根據真實的他所去過的不同的地理環境做的“白日夢”假想,我希望十年以后有一個能成為我的工作室,在里面繼續我的“白日夢”......

10,對當代藝術世界的看法。

當代藝術世界以最初的單一的迅猛發展的態勢到反思藝術真正的功能和意義以及它區別于其它學科的不可代替性,它必將回歸到本質——明天會更好。

吳笛笛
1976  出生于重慶  
1996  畢業于四川美術學院附中                       
2001  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設計系視覺傳達專業 獲學士學位 
2004  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系第四畫室  獲文學碩士學位 
2004  中央戲劇學院舞臺美術系 講師

篮彩让分胜负投注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