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汪建偉訪談:“正確”的錯誤

時間: 2009.3.5

記者:《征兆》是你比較新的一個作品,能談一下這件作品嗎?
汪建偉:《征兆》是2007年5月份的作品,當時在德國哈比克劇場有個活動叫做《迂回中國》。劇場在歐洲已經涉及到了裝置、行為、影像等,但是在中國,還僅僅是一種演出,不是舞蹈就是戲劇??催^場地之后,我給策展人談到另外一個概念,叫做交叉感染。這得益于我好幾次跟德國藝術家的談話,我很注意他們使用什么樣的知識來跟中國人談話,一般的話題他們會跟知識分子一樣談論,但在談到中國問題的時候,他好像在使用一種特殊的經驗,一種道聽途說的方法來與我溝通,這是我的出發點之一。整個劇場包括通道、大廳和休息室,通道和休息室放的是我以前的影像作品。測量場地后回到北京做作品,我將四組短片在同樣的舞臺上,通過不同的方向,不同的區域來呈現。這是一種表演,而且是將表演放在異地,每一組的空間之間沒有行為上的聯系,只有視覺上的聯系,在攝像機打開的時候,我在檢驗一種方式,就是視覺與空間有沒有構成一種共同的關系。

記者:從觀眾的角度來看的話,視覺與空間之間會不會產生一種敘事?
汪建偉:我不知道,我下來問過幾個觀眾,第一種觀點就是看不過來,第二種就是不適應這種觀看方式,總是在問哪個是重點。在作品中我把四組錄像做成了不同的時間段,包括他們的服裝、行為方式,完全是在我們概念中的時間分段。在這個空間里沒有任何的交流,但是他們會形成一種關系。作為我的身份,我知道每一組的關系和現場,但是當四組在一起的時候,這個現場我是無法預測的,我只能預測一種關系,這就是為什么我叫做《征兆》,就是說我只提供一個征兆。

記者:我見過這樣一件作品,一個黑的空間,一共有5面墻,同時播放了5個作品,我覺得跟你的作品有點類似。
汪建偉:我以前用類似的方法做過作品,在柏林的時候拍了很多東西,曾經就在三個不同空間的通道中放三個不同的影像,實際上這是共時性的。video一直在探討的就是的是共識性空間、影像與影像之間內在的聯系,但是《征兆》比這個作品走的遠,因為它有戲劇的成分,所有的東西都是排練過的,把戲劇這個表演成分加入進去了,而且幾個部分本身就各自建構了虛構的線性敘述,而且這四種不同的線性敘事,又會構成一個看起來像敘事的空間,但是敘事與敘事之間卻又沒有辦法達成。

記者:這種表演的必要性在什么地方呢?
汪建偉:就是虛構和被虛構,因為影像的正確性之前,我們對影像的閱讀都來自西方的video art,但實際上video art是來自西方傳統影像的正確性。

記者:正確性是什么意思呢?
汪建偉:正確性就是形成語言方式了,你一看這個作品你不會提問,你就認為它是一個作品了,這就是一個video作品最正確的選擇,不會產生例外。但是這個問題對于我來說就是一個問題,就是因為它太正確了。當代藝術很大的程度上,不光是要挑戰對公眾的連接,也要挑戰自己。作為一個藝術家你會有一個身份,在你的藝術里面是一種正確的藝術,每個藝術家是不一樣。這里面有個建構影像的方法論,這就是非線性敘事。為什么把戲劇、影像和VIDEO三種不同的建構和拍攝放在一起,我看過的影像藝術、戲劇藝術、紀錄片,他們在自己的系統里都很合理,但是我還沒有看到過這三種方式放在一起。但是如果你的影像和時間有關,如何去建構?很少有人能夠全部閱讀完一部VIDEO。影像閱讀的時間是很重要的,但是一旦閱讀不是完全的,作品的空間就出來了。所以我開始嘗試重新建構連續性影像現場。

記者:那做這個作品,跟之前的作品有什么聯系呢?與你探索的主要藝術觀念的聯系是怎么樣的呢?
汪建偉:
92年之前都在創作繪畫作品,92年創作了的《文件》,緊接著是《事件》、《循環.種植》和《生產》,然后就是后來的影像作品。關系并不是說前后兩者之間相互承接的,拒絕也是一種關系。我覺得你談的這個問題是中國當代藝術一直都沒有解決的問題,作品與藝術家之間的關系如果不建立起來的話,藝術概念上的東西是永遠梳理不出來的。

記者:我接觸到你們那一輩的藝術家最初讀弗洛伊德,后來讀海德格爾,都是按照這個線索過來的。 汪建偉:那個時候讀書像運動,出版社的書出來,人人必讀。對讀書的選擇是2000年以后了,真正到了本世紀之后,出版業才發達起來。這個時候學習知識才不再是運動。我覺得85’s很重要的東西就是閱讀史。實際上,研究85’s有三條線索,第一是文化史,第二是出版史,當時出版了一大批書,跟今天所有文化人的知識結構都有關,它建立起一個知識共同體,第三是民眾,就是日常生活的80年代,他們認為社會潛在的需要這些東西。

記者:那之后的作品呢?
汪建偉:97年的時候開始做日常生活的建筑,經常跟國外回來的一批建筑師討論跨學科的問題。后來我就開始拍紀錄片,試驗一種綜合狀態下所產生的視覺,《生產》還是有一點紀錄片的味道。99年開始做多媒體戲劇,那個時候還沒有這個概念。那個時候想做的,今天來講充其量是一個影像裝置。那個時候已經開始考慮綜合的概念。另外還有一個就是我在《韓熙載夜宴圖》的故事和??碌乃枷胫g找到一種關系,我就想到屏風的概念。這就是第一次建立起一個綜合的現場。

記者:我現在明白你的正確性的含義,比如說一個裝置,符合裝置的語言,符合他的審美屬性。討論復雜性這些問題的目的在于打破這種正確性,對嗎?
汪建偉:是的?!镀溜L》與第二件作品隔了三年,第三件作品現在還在做。有時候,想往前走,打破所謂的正確性。但是又不希望某些支配性的東西呈現在現場,那這個作品就沒法閱讀,作品和不是作品只有一步之遙。沿著這條思路,再往前走一步就有了我的符號。 

記者:為什么別人會對你感興趣,也是因為你的作品會打破作品的正確性,而且你的作品是不按照常規出牌的,是不是這個意思?
汪建偉:
2000年我第一次參加戲劇節的現場,我注意到了所謂的戲劇性。別人對我感興趣,他也在找可能性。我認為我就是在挑戰這個戲劇節,就像我的表演一樣,是不可能預測的。明年還有一個作品,可能跟前面兩個還不一樣,如果已經預測到這個東西以后,我還是比較警惕,尤其是作品的效果。我的作品最長的兩個半小時,最短的六分鐘,都是我剪的,我覺得這就是我跟工業化的區別。

作者 盛葳、劉倩

篮彩让分胜负投注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