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殷雙喜:人性的溫暖——中央美術學院素描60年大展個案研究序

時間: 2016.6.8

有關藝術家的個案研究,是素描60年展覽重要的策展構想之一。如果說中央美院素描60年的發展,反映了中央美院這所著名學院在素描教學和研究方面的歷史性的發展軌跡和每一個階段的發展成果,那么從中央美院的代表性藝術家蘇高禮先生、錢紹武先生、劉小東老師的素描成就上,就可以清晰地看到素描在一個藝術家的個體的成長道路上所具有的特殊意義,這對于青年教師和未來的眾多藝術學子的人生之路,都有著重要的參考價值。

這里選取蘇高禮、錢紹武、劉小東三位老師的素描歷程進行個案研究和呈現,并非說他們的素描成就高于美院的其他教師,事實上,中央美院的許多教師,從前輩大師到現在的青年教師,在素描方面都有獨到的見識和優秀的作品,并且形成了若干具有特色的教學思路和方法。

蘇高禮先生的一生和素描有不解之緣,從他保留至今的素描作品來看,從上附中之前,到上附中、讀美院,留學蘇聯,以及文革后下鄉,開革開放以來的教學、藝術考察和創作構思、畫稿等,有上千幅之多。這些素描、速寫、草圖生動地反映了蘇高禮先生的藝術是如何從量變到質變,從啟蒙到成形、成熟的過程,而素描則在這一個漫長的藝術人生過程中,為蘇高禮的油畫藝術打下根基,成就了蘇高禮先生的藝術品位。蘇高禮先生特別強調在素描過程中情感的投入,他認為“以表達情感為出發點的藝術實踐才稱得起藝術實踐”,在他的素描作品中,我們可以看到一種和描繪對象緊密呼應的心態,而所謂情感的投入,實際上是作畫過程中畫者對人性和人文的關懷,這一點是特別值得我們關注的,也就是說,即使在基礎訓練和技術性規范要求較多的素描領域,對待描繪對象的認識、情感也是最為重要的藝術要求。有關蘇高禮先生的素描,杜鍵教授有一段中肯的評價:“蘇高禮的畫是很具有直接性的,他的畫沒有學院腔,沒有職業病。尤其可貴的是,他所直接抒寫的是一種善良、寬厚的情懷,語言自然、樸素。”

同樣,在錢紹武先生的素描中,不僅體現了高超的技巧,更重要的,是錢紹武先生對于描繪對象的細致觀察,對于他們的形態神韻的把握與表現。錢紹武先生與蘇高禮先生都是1950年代留學蘇聯的中央美院的教師,在中央美院50年代初期走向正規化辦學的道路上,他們那一代人共同開創了美院的現代教學體系與制度方法。與蘇高禮先生來自生活的質樸有所不同,錢紹武先生的特殊之處,在于他雖然受到了系統的西方學院教育,但卻把眼光投向了中國傳統文化與美學,從中國的傳統畫論中總結了許多具有很高價值的美學與藝術觀念,并且付諸于自己的藝術實踐。例如,錢紹武先生特別注意中國藝術傳統中的整體觀與局部觀,即“遠觀其勢,近觀其質”;還有中國傳統畫論中的“氣韻生動”,這使得錢紹武先生的素描與速寫,雖然借鑒了西方素描大家的自由瀟灑,體現出一種凝神結想、一揮而就的速度感與生動感,但在整體輪廓線條的把握與局部結構的準確方面,仍然保持了可以細品的視覺質量。

劉小東先生的素描,雖然沒有前述兩位先生在時間上的長度和數量上的豐富,但他的素描體現了文革后中央美院的素描教學在青年一代畫家那里獲得的反映,真實地呈現了新生代畫家對于素描的理解與運用,同樣具有很高的學術價值。對于劉小東這一代優秀的青年畫家而言,素描似乎沒有那么崇高的地位,雖然,劉小東(還有徐冰、朝戈、曹力、喻紅、馬路、陳文驥、王華祥)等許多優秀畫家的素描,就其對素描的理解和表達的獨特性來說,一點也不遜色于他們的前輩。但更多的時候,素描是劉小東創作過程中的一個必要的研究與思考的方式,一種以藝術的方式直接面對生活的簡要記錄,或是將內心深處那些豐富多變的構思加以有形化思考的創作手段。劉小東的素描,表現了當代畫家對于素描的認識從基礎到創作的升華,從藝術訓練的方式到觀察生活表現人性的思維轉變。

2009年12月28日

篮彩让分胜负投注比例